观看记录 清空

    喝的东西別乱喝喔

    2020-02-12 18:55:58 都市激情 62145 阅读

    春天的午后,我独自一人悠闲的走在台北街头。

    在我身后,忽然间有一个声音:「小姐!可不可以试喝一下我们的咖啡!」

    「谢谢!!不用了」我说。

    「拜託一下啦!这是我退伍后的第一份工作,帮帮年轻人一下啦!」

    我不疑有它,拿起纸杯就喝了一大口,心想这样就能赶快打发他走。

    不料,他又开口说:「小姐,那可不可再请你帮我填个问卷调查,拜託拜託啦……」

    都喝了人家的咖啡了,我只好点头啰。

    「我们的摊位就在前面巷口,请跟我来,谢谢!!你真是人美心又好。」

    走了几步,我突然感到一阵头晕,心想,刚刚还好好的啊,该不会是那杯咖啡有问题吧?

    我就蹲了下来,刚好一位小姐路过,看我不大对劲,就问我说:「小姐,你还好吧?」

    我想找刚刚那个人,却发现他不见人影了!

    好心的小姐问我要不要叫救护车,我说:

    「不用了!麻烦你扶我到椅子上坐一下,我打电话找人来接我好了,真是谢谢你!」

    好心的小姐坐在我身边陪着我,我拿起手机时才想起,我男朋友出国去了,能请谁来接我呢?

    脑海里浮现了当警察的前男友,没办法了!只能找他来了。

    电话接通了,我劈头就说:「是我!我被人下药了现在在XX路的7-11前面,

    你可不可来接我,拜託!」

    他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在等他的时候,我觉得身体一直燥热起来,下体也感到一片湿热,真不知道那死家伙是对我下了什幺药!

    过了大概二十分锺,他来了!

    我们一起谢过了那位好心的小姐后,一起上了车。

    「你还好吧?要不要到医院去」

    他温柔的问着我,我说不用了!

    我不好意思告诉他,我的底裤都湿了,好死不死我今天又是穿着丁字裤,很怕水会透出来。

    我只好很小声的对他说:「你能不能找一家饭店让我梳洗一下。」

    他为难的看着我。

    (以他已婚又是公职的身份,对他提出这个要求,是有些为难。)

    我告诉他说我不想让家人操心,男朋友又出国,实在想不出能怎幺办,说完,他笑了笑后,便将车子入档。

    到了一家汽车旅馆停好车,他将我扶上楼,他背着我把门关上。

    此时,我再也按捺不住的冲上前抱住他,我说:

    「对不起!我受不了了!我觉得全身好热,你抱抱我好吗?」

    他转过身来,我吻上他的唇,双手解着他的皮带。

    他捉住我的双手说:这样好吗?

    「我管不了这幺多了,我好难受,求求你!」

    他看我哭得梨花带泪,不舍的回吻我,没多久,我们俩就裸裎相见了。

    我低着头轻吻着他的乳头,并用手握着他的阳具,他好硬,好硬,他也低头轻舔着我的乳头,(他还记得我不喜欢被吸乳头,因为会变黑。)用手掌按揉着我的下体。

    「天啊!你怎幺湿成这样,难怪你受不了」

    「仁!求你干我!快!像以前那样干我!」

    他把我抱起来放在床上,问我:「要戴套套吗?」

    「不用,我装了避孕器。」

    我要他躺下,我急切的往他的阳具上坐了上去,并发狂似的摆动着我的腰枝,就好像在沙漠里,口渴了很久一般的,渴望他的阴茎能满足我,他也急切的用嘴唇摩擦着我两个乳房,并发出低吼。

    「天啊!别那幺快,这样会受不了,感觉一直想出来!」

    「射出来,没关系!我们可以再干一次!」

    「喔!你的淫水把我的毛和睾丸都弄湿了」

    在他搧情的话语中,我有了第一次的高潮,而且持续很久。

    终于,他也在受不了我狂野的律动下射精了……

    啊……好爽……

    他跟以前一样,抱着我走进浴室,细心的把调好水温的水柱,淋在我的身上,我像只八爪鱼似的趴在他身上。

    等他帮我洗好澡,我抱着他,舔着他的耳垂,说:

    「亲爱的,我还是觉得好热喔!怎办?」

    接着,我弯下腰去握着他的阴茎,用我的舌头轻轻的刷着他马眼,接着在他的龟头画着圈圈,并不时的含进吐出,偶尔也吸吸他的睾丸。

    然后,我要他坐在浴缸边,我含了一口热水,将他整个龟头也含进口中,让热水缓缓的流出,我看到他阴茎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才放过他。

    (其实,我的淫水,也早氾滥成灾了。)

    他说:「你这个磨人精,看我怎幺整你!」

    便一把抱起我,把我扔向床上,接着扒开我的双腿,开始舔着我的阴唇,并不时的将舌头刺进我的阴道内,吸吮着我的阴核,手指不断的按压我的小菊花。

    「别再吸了,干我吧!我里面好痒喔!」

    「想要,就求我啊!」

    「好啦!求你咩!」

    「求我啥啊?」

    「求你干我啦!」

    「用啥干你啊」

    「用你的大弟弟啦!」

    「说我是弟弟!不干!」

    「好啦!好啦!用你的大阴茎!大龟头!可以了吧?」

    他不理我,只用他的龟头在穴口磨啊磨的。

    「嗯~哥哥!求你插进来吧!我痒死了!」

    话没说完,他便一口气给插个最底,害我连叫都叫不出来,在他不断的抽插下,我没一会儿工夫就高潮了。

    只觉得我们俩的下体都湿成一片,干起来都快没感觉了,只好起来用面纸把各自的下体先擦乾。

    接着,他从后面干我,干得「啪。啪」

    作响,他不时的用手指摩擦着我的阴核,我转头跟他舌吻。

    「我想干你的小菊花,可以吗?」

    「好吧!就当我回报你的救命之恩,不过要轻一点喔!」

    他在我的菊花涂了点唾液,把龟头挤了进来,我叫了出来。

    他轻轻吻了我的背,并按摩 我的小穴,并把淫水涂在菊花跟龟头的接合处,缓缓的干了进来,慢慢的抽插,我感到又爽又有点痛。

    「小菊花好紧喔,他都没干过吗?」

    我点了点头,他有点得意的表情,开始干了起来。

    没一会儿,他说想看着我的脸射出来,抽出阴茎,才发现我的淫水,居然已经流到大腿处了,我觉得好丢人喔!

    然后他从前面干我,我们边接吻边干。

    干了十几分锺,他的手臂开始起鸡母皮,我知道他快射精了,便用力夹住他的阴茎,几秒锺后,他的龟头一抖一抖的射精了……

    我们在浴缸中耳鬓厮磨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旅馆,找了家便利商店他帮我买了纸裤(因为我没穿内裤,不能下车)我在他的车上穿上,又在我家附近亲热了一会儿,才各自回家。

    春天的午后,我独自一人悠闲的走在台北街头。

    在我身后,忽然间有一个声音:「小姐!可不可以试喝一下我们的咖啡!」

    「谢谢!!不用了」我说。

    「拜託一下啦!这是我退伍后的第一份工作,帮帮年轻人一下啦!」

    我不疑有它,拿起纸杯就喝了一大口,心想这样就能赶快打发他走。

    不料,他又开口说:「小姐,那可不可再请你帮我填个问卷调查,拜託拜託啦……」

    都喝了人家的咖啡了,我只好点头啰。

    「我们的摊位就在前面巷口,请跟我来,谢谢!!你真是人美心又好。」

    走了几步,我突然感到一阵头晕,心想,刚刚还好好的啊,该不会是那杯咖啡有问题吧?

    我就蹲了下来,刚好一位小姐路过,看我不大对劲,就问我说:「小姐,你还好吧?」

    我想找刚刚那个人,却发现他不见人影了!

    好心的小姐问我要不要叫救护车,我说:

    「不用了!麻烦你扶我到椅子上坐一下,我打电话找人来接我好了,真是谢谢你!」

    好心的小姐坐在我身边陪着我,我拿起手机时才想起,我男朋友出国去了,能请谁来接我呢?

    脑海里浮现了当警察的前男友,没办法了!只能找他来了。

    电话接通了,我劈头就说:「是我!我被人下药了现在在XX路的7-11前面,

    你可不可来接我,拜託!」

    他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在等他的时候,我觉得身体一直燥热起来,下体也感到一片湿热,真不知道那死家伙是对我下了什幺药!

    过了大概二十分锺,他来了!

    我们一起谢过了那位好心的小姐后,一起上了车。

    「你还好吧?要不要到医院去」

    他温柔的问着我,我说不用了!

    我不好意思告诉他,我的底裤都湿了,好死不死我今天又是穿着丁字裤,很怕水会透出来。

    我只好很小声的对他说:「你能不能找一家饭店让我梳洗一下。」

    他为难的看着我。

    (以他已婚又是公职的身份,对他提出这个要求,是有些为难。)

    我告诉他说我不想让家人操心,男朋友又出国,实在想不出能怎幺办,说完,他笑了笑后,便将车子入档。

    到了一家汽车旅馆停好车,他将我扶上楼,他背着我把门关上。

    此时,我再也按捺不住的冲上前抱住他,我说:

    「对不起!我受不了了!我觉得全身好热,你抱抱我好吗?」

    他转过身来,我吻上他的唇,双手解着他的皮带。

    他捉住我的双手说:这样好吗?

    「我管不了这幺多了,我好难受,求求你!」

    他看我哭得梨花带泪,不舍的回吻我,没多久,我们俩就裸裎相见了。

    我低着头轻吻着他的乳头,并用手握着他的阳具,他好硬,好硬,他也低头轻舔着我的乳头,(他还记得我不喜欢被吸乳头,因为会变黑。)用手掌按揉着我的下体。

    「天啊!你怎幺湿成这样,难怪你受不了」

    「仁!求你干我!快!像以前那样干我!」

    他把我抱起来放在床上,问我:「要戴套套吗?」

    「不用,我装了避孕器。」

    我要他躺下,我急切的往他的阳具上坐了上去,并发狂似的摆动着我的腰枝,就好像在沙漠里,口渴了很久一般的,渴望他的阴茎能满足我,他也急切的用嘴唇摩擦着我两个乳房,并发出低吼。

    「天啊!别那幺快,这样会受不了,感觉一直想出来!」

    「射出来,没关系!我们可以再干一次!」

    「喔!你的淫水把我的毛和睾丸都弄湿了」

    在他搧情的话语中,我有了第一次的高潮,而且持续很久。

    终于,他也在受不了我狂野的律动下射精了……

    啊……好爽……

    他跟以前一样,抱着我走进浴室,细心的把调好水温的水柱,淋在我的身上,我像只八爪鱼似的趴在他身上。

    等他帮我洗好澡,我抱着他,舔着他的耳垂,说:

    「亲爱的,我还是觉得好热喔!怎办?」

    接着,我弯下腰去握着他的阴茎,用我的舌头轻轻的刷着他马眼,接着在他的龟头画着圈圈,并不时的含进吐出,偶尔也吸吸他的睾丸。

    然后,我要他坐在浴缸边,我含了一口热水,将他整个龟头也含进口中,让热水缓缓的流出,我看到他阴茎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才放过他。

    (其实,我的淫水,也早氾滥成灾了。)

    他说:「你这个磨人精,看我怎幺整你!」

    便一把抱起我,把我扔向床上,接着扒开我的双腿,开始舔着我的阴唇,并不时的将舌头刺进我的阴道内,吸吮着我的阴核,手指不断的按压我的小菊花。

    「别再吸了,干我吧!我里面好痒喔!」

    「想要,就求我啊!」

    「好啦!求你咩!」

    「求我啥啊?」

    「求你干我啦!」

    「用啥干你啊」

    「用你的大弟弟啦!」

    「说我是弟弟!不干!」

    「好啦!好啦!用你的大阴茎!大龟头!可以了吧?」

    他不理我,只用他的龟头在穴口磨啊磨的。

    「嗯~哥哥!求你插进来吧!我痒死了!」

    话没说完,他便一口气给插个最底,害我连叫都叫不出来,在他不断的抽插下,我没一会儿工夫就高潮了。

    只觉得我们俩的下体都湿成一片,干起来都快没感觉了,只好起来用面纸把各自的下体先擦乾。

    接着,他从后面干我,干得「啪。啪」

    作响,他不时的用手指摩擦着我的阴核,我转头跟他舌吻。

    「我想干你的小菊花,可以吗?」

    「好吧!就当我回报你的救命之恩,不过要轻一点喔!」

    他在我的菊花涂了点唾液,把龟头挤了进来,我叫了出来。

    他轻轻吻了我的背,并按摩 我的小穴,并把淫水涂在菊花跟龟头的接合处,缓缓的干了进来,慢慢的抽插,我感到又爽又有点痛。

    「小菊花好紧喔,他都没干过吗?」

    我点了点头,他有点得意的表情,开始干了起来。

    没一会儿,他说想看着我的脸射出来,抽出阴茎,才发现我的淫水,居然已经流到大腿处了,我觉得好丢人喔!

    然后他从前面干我,我们边接吻边干。

    干了十几分锺,他的手臂开始起鸡母皮,我知道他快射精了,便用力夹住他的阴茎,几秒锺后,他的龟头一抖一抖的射精了……

    我们在浴缸中耳鬓厮磨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旅馆,找了家便利商店他帮我买了纸裤(因为我没穿内裤,不能下车)我在他的车上穿上,又在我家附近亲热了一会儿,才各自回家。

    友情链接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 2020 红袖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