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我幼嫩的小屄被轮奸破瓜

    2020-02-12 18:55:58 都市激情 69560 阅读

    我的家在祖国的北部的一个边远小镇,爸爸是靠手摇三轮车才能行动的拄着双拐瘸子,妈妈是不足三尺的侏儒。

    年轻的时候妈妈还能踩着小板凳扶着锅台,给我们做口饭吃。

    那时候,靠爸爸拄着双拐给人家掌鞋,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常年风餐露宿在街头,还要经常受到城管驱赶。

    一家的温饱很难维持,好在政府多少给点救济总算能生活下去。

    后来可怜的爸爸因病不幸去世了,我们的生活更加艰难。

    十八岁的我,一个羸弱纤细的小女孩,再也读不下去书了。

    尽管学费是全免的,可是交不起每天的老师的补课费。

    学习跟不上只好辍学,流浪街头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孩子在一起。

    一天无所事事到处闲逛,在一个偶然的一天我好奇的趴在一个歌厅的门口向里偷看。

    被那个打扮妖艳的老板娘看见了,就把我叫进歌厅里。

    老板娘问寒问暖询问我的家庭身世,流下了同情的热泪。

    (对了忘向你介绍了,这个老板娘可有来头,她丈夫是公安局里的头目,她的歌厅有公安的股份。

    她黑白两道都行得通,是这个城镇里的大姐大!)她说:婧婧!你认我干妈好吗?在我这就再也受不了苦了。

    我十分兴奋地趴在地上给她磕了几个头喊了一声:妈!老板娘连忙把我扶了起来说:这孩子真懂事!我伏在她的怀里放声痛哭着,想把我这十八年的苦水倒出来。

    干妈把她女儿的衣服都给我找了出来,把我带到浴室彻底的洗刷干净。

    干妈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嬴弱纤细的身体,看着我严重营养不良的裸体。

    两盘还没有发育的乳房上,点缀着两颗红豆大的砸砸头(乳头)。

    和本应丰满的胯间,那盘瘦弱的小屄,她不由自主皱着眉头……真的,我这个干妈真好!从此我就被当作宠物,好吃好喝的供养起来。

    干妈还特别给我喝一种非常的好喝的饮料,说来也怪,每当我喝过这种饮料以后。

    我就有点浑身发热,总有种蚂蚁爬过的感觉。

    尤其是在我的胸前的乳房周围,和我的胯间的小屄涨涨的好像在疯长。

    真的,人是衣服马是鞍。

    几个月过去了,我身上有肉了。

    尤其前胸和咂咂,胯间的小屄发育得特别快。

    我自己看都觉得有点女孩子样了,穿上干妈给的衣服。

    我真的像公主一样美丽!不要说自己高兴,就连干妈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她经常的把我搂在怀里,笑眯眯的端详我。

    好像她在我身上发现了大把的银子,合不拢嘴。

    我也像宠物一样,喜欢依偎在她的身边。

    这一天是我终身难忘的,我正像宠物一样依偎在干妈的身边。

    嘀铃铃……干妈的手机响了,红姐吗?是呀!三哥吗?都多长时间没见你面了。

    红姐!三哥不是忙吗!听说你最近陶扥(得到)一个雏?是啊!三哥又犯瘾了,红姐给你留着昵,什幺时候来看看货?我这就过去行吗!行!来吧。

    干妈对我说:我的乖婧婧!一会客人要来看你,学乖点让客人高兴!我点点头答应了一声:嗯呐!说实在的我那时还不知客人来干什幺?************门外响起一声长长的的喇叭声,干妈带着我迎了出去。

    从黑色豪华林肯上下来三个彪形大汉,干妈连忙迎上去。

    红姐!你可想死我了。

    三哥……你嘴说的好听,要不是想看看我姑娘。

    你才懒得来呢!快屋里请吧!进了屋三哥(他是黑社会老大的公子,那年三十多岁。

    )坐在沙发上,两个凶神恶煞的保镖站在沙发背后。

    干妈和三哥寒暄一阵后,就把我推到三哥跟前。

    引见给三哥说:来让大大看看我的姑娘!我娇滴滴的说:大大好!就规规矩矩的站在三哥的面前!三哥一把把我搂在怀里说:这孩子的嘴好甜哪!长的也俊,盘子多靓。

    顺手从皮夹里抽出五张百元大钞说:别叫大大,管我叫三哥!这是三哥给你的见面礼。

    我依偎在他的怀里娇滴滴的说:谢谢三哥!告诉三哥叫什幺名字,今年多大了。

    我说:三哥!我叫何婧,小名叫婧婧,今年十二岁。

    三哥就顺手把钱塞进我的小巧玲珑的乳罩里,摸着我的刚发育的小乳房。

    非常自然的和干妈唠着嗑。

    红姐这孩子长得不错,这身材,这盘子多靓。

    这小砸砸发育得多好,正是好玩的时候!那里!她来时可不是这样,还不是红姐刚供养出来的。

    你真有口福啊!那是!三哥!你可好长时间没来了!红姐!你还不知道你三哥的脾气,给人家女孩破处,就得人家女孩子喂饱不是!我不也得积攒的粮食弹药吗。

    三哥就是仗义!三哥!现在破多少个处了。

    三哥摸着我的头说:算她八十一个了。

    干妈讨好的说:三哥!九九归真,今天可是个好彩头啊。

    你可得好好乐呵乐呵了!红姐!错不了,三哥亏待不了你的姑娘。

    三哥对依偎在他怀里的我说:婧婧!和三哥出去玩几天好吗?我娇滴滴的点点头说:谢谢三哥!红姐!三哥等不及了,带你姑娘出去玩几天。

    你放心不?干妈说:放心!有你三哥在我还能不放心?婧婧!听三哥的话,让三哥好好玩,让三哥高兴!我答应了一声说:妈你放心吧,我会听三哥的话的。

    干妈对三哥说:三哥!婧婧小不懂事,你多包涵!三哥对两个保镖点点头,一个人到干妈跟前给了她一沓子钱。

    三哥!咱们哥们还用得着这个吗?红姐!你一个小本生意,三哥能让你赔上吗?以后有好货想着三哥!谢谢三哥了!三哥已经急不可耐了,他把我抱了起来向他的黑色豪华林肯走去。

    我从小站在爸爸的手摇三轮后面时,就想过我什幺时候能坐上那漂亮的小卧车。

    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我兴奋得依偎在三哥的怀抱里。

    尽情的欣赏着车内豪华的布置,三哥抚摸着我的小巧玲珑的芡实般的一对乳房。

    玩弄着镶嵌在乳峰上的红樱桃,我瘫软在三哥的身上,任其猥亵。

    三哥掀起我的短小的裙摆,褪下我的小内裤。

    抚摸玩弄我的还没长屄毛的小屄,用他粗大的指头在我紧窄娇嫩的屄缝上探索着。

    用手指捏着露出屄缝的一颗柔嫩嫩的肉芽,我陶醉在三哥的怀里。

    老虎快点开三哥快坚持不住了!三哥!来劲了吧,到家了。

    林肯停在一个豪华的度假村,门童到车跟前开了车门。

    三哥把我抱下林肯车,轻车熟路的进了电梯。

    看见老虎他在门口按了几下,我惚悠一下就到了,三哥抱着我出了电梯进了他的房间。

    三哥把我放下来,我依旧依偎在三哥的身边。

    小姐送过来果盘,给我扒开个好看不知名的水果。

    讨好的对三哥说:三哥!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们冲洗一下吗?不用了,我等不及了。

    小姐就站在一边了。

    三哥用手机给干妈打了个电话,我盯盯的看着三哥手中的手机。

    三哥把手机递给我说:跟你妈说句话吧。

    我接过电话对干妈说:妈妈好!婧婧!听三哥的话,别惹三哥生气,把三哥伺侯好。

    妈妈!我知道了。

    三哥见我恋恋不舍的把手送回去,就慷慨的把手机送给了我。

    并帮我存了几个常用电话,我对三哥感激万分。

    三哥起身把我抱进了一个豪华的房间,两个虎视眈眈的保镖站在门口。

    小姐跟了进来站在一边,三哥把我放在一个很奇特的双人床(后来我知道是性交椅)上,温柔的把我衣服脱了下来,拉下了我的超短裙。

    我已经赤身裸体展现在三哥的面前,小姐过来把我的手脚呈大字形分开。

    并用皮带固定在性交椅上!把性交椅附带的录像机打开,一个大大的眼睛注视着我的裸体,拍照着我的小嫩屄。

    我吓得胆战心惊的哀求说:三哥!婧婧听话,你别绑我呀!我怕呀。

    小姐和蔼的说:小妹妹!三哥不是要绑你,一会三哥给你开苞时怕你掉下来。

    说着说着她拿着一个小喷头,温柔的清洗着我的小嫩屄。

    不知什幺时候三哥已经脱得溜溜光了,一根硬梆梆又粗又长的肉棍颤巍巍的挺立在三哥的胯间。

    黝黑散乱的阴毛,从三哥的胯间断断续续的延续到胸口。

    是那样的瘆人!吓得我浑身颤抖和毫无意义的哀鸣。

    三哥温柔的说:婧婧!有三哥在你怕什幺?乖乖的!让三哥好好亵罕亵罕你。

    他贪婪的望着性交椅上的娇小柔嫩的少女。

    眼睛中冒着欲望的淫光,胯间那根硬梆梆又粗又长的肉棍在不停抖动。

    我羞涩的微闭双眼,两只手漫无目的掩盖着。

    他尽情地欣赏浏览着我的羸弱纤细的裸体,跌宕起伏的身躯。

    处女洁白傲人的酥胸上,耸立一对娇嫩的芡实般的乳房。

    两颗鲜嫩的红樱桃是那样诱人的,点缀在女儿的乳峰上。

    处女平坦柔嫩的腹部,洁白细嫩无一点瑕疵,一颗宝石般肚脐镶嵌广袤的平原上。

    我的两条笔直修长的绣腿,被强行掰呈大字形。

    处女胯间的三岔口地带,拱起一盘白嫩嫩涨鼓鼓的小嫩屄光洁无毛引人入胜。

    一条紧窄深邃的立缝连接着女儿屁股沟,一颗娇嫩的肉芽在处女的屄缝里若隐若现。

    三哥轻轻的伏下身来,亲吻着我。

    把他炙热的舌尖伸进了我的口中,我不由自主的迎合着他。

    我们的舌尖搅在一起,相互吸吮着对方的津液。

    他的舌尖在我的裸体上耕耘着,三哥贪婪的叼着我的红樱桃。

    轻轻的撕咬着,瞬间一排排鲜红的牙印留在我的娇小的乳峰上。

    一阵阵酸唧唧酥麻麻的电流,流遍我的全身。

    刺激着我的神经中枢,刺激着我的小嫩屄。

    我轻轻的扭动着身躯,处女紧窄娇嫩的屄缝在激烈的抽搐。

    一股股黏乎乎晶莹透亮的淫液屄缝里浸出,我忍不住的娇滴滴的呻吟着。

    三哥坐在我胯间对面的座椅上,小姐调整着性交椅的角度。

    性交椅自动的把我胯间的小嫩屄送到三哥的嘴边,三哥两只手颤抖的扒开了我紧窄娇嫩的屄缝。

    满怀激情的欣赏浏览处女那神圣幽秘的内部结构,三哥扒开我的肥嫩的两片大阴唇。

    镶嵌在紧窄娇嫩避风顶端的小巧玲珑珍珠般的阴蒂,两片柔嫩滑爽的小阴唇展现在三哥的面前,分开两片小阴唇。

    深藏在里面的带着女儿腥骚气味的尿道,守护着处女最后的神圣幽秘府第洞天的处女膜显露出来。

    一弯新月般的清泉流淌这一串串珍珠般的淫液,散发着处女特有的清香。

    三哥括舔着我的肉嫩滑爽的两片柔嫩滑,轻轻的撕咬着我的珍珠般的阴蒂。

    一股股酸楚的电流刺激我的全身,刺激着我的小屄。

    我的身体轻轻的扭动着,把小屄向三哥的脸上拱!我的阴道激烈的抽搐,一股股黏乎乎的淫液从我的花心里喷出。

    三哥不失时机的舔食着,嘴对嘴的吸吮我的小屄。

    处女清香的淫液,随着巨大的负压源源不断的流入三哥的口中。

    三哥终于吃饱喝足了,他在座椅上站了起来。

    我也随着性交椅落了下来,三哥的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恰到好处的顶在我的小屄上。

    我知道自己被破瓜的时刻到来了,我又怕又羞的闭上双眼默默等待着。

    三哥手扶着他那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在我的娇嫩柔弱的处女膜上磨蹭了几下。

    顶在我小巧玲珑的泉眼上,我发出了处女最后的哀鸣:妈呀!……三哥两只手用力的搂着我的胯股,屁股猛地向前一冲,就听噗嗤一声三哥的硬帮帮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挤进了我的处女膜。

    哎呀!屄疼,我的屄疼啊。

    三哥轻一点呀!我被三哥肏得疼痛难忍,不由得尖叫起了!我的处女膜紧紧的箍在三哥的鸡巴上,往前插往后拽都把我疼得直冒冷汗。

    三哥像一只发情的公狼,眼里冒着欲望的火光。

    他哪里还顾得上身下的母兽痛痒,他又猛地一用力。

    三哥撕破了伴随我十二年的处女膜,他那势不可挡的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冲开处女最后的防线。

    攻占了他梦寐以求的堡垒,进入了我的紧窄娇嫩的阴道。

    我结束了十二年的处女生涯,三哥把我送入女人的行列。

    哎呀妈呀!我的屄疼呀,三哥你把我的屄撕裂了,疼死了!我哭喊着!三哥根本就不理睬我,他顺势又猛地一顶。

    他的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实实在在的顶进我的柔弱娇嫩的宫颈里。

    又疼又酸又麻的感觉像过电一样刺激着我的全身,我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身体。

    我呻吟着哭喊着,哀求三哥拔出他的大鸡巴。

    三哥欲火正旺,他已经在我的小屄里开始激烈的抽插顶撞起来。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噗嗤嗤……噗噗嗤嗤,噗噗嗤嗤……噗噗嗤嗤……三哥在疯狂的肏着我,我的小屄被三哥拽得里外翻飞,一股股淫液被三哥从我娇嫩的阴道里挤出。

    一堆堆乳白色的泡沫在我们交接的地方泛起。

    随着那晶莹透亮的泡沫的炸裂,奏响了一首永不厌烦的肏屄奏鸣曲。

    三哥肏我的力度越来越猛频率越来越快,咕唧……咕唧,咕唧……咕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突然,三哥不再抽插死死的盯住我的小屄,他的大鸡巴在我的小屄里一阵阵激烈的抽搐颤抖。

    三哥喷出了他黏乎乎浓浓的精液,他瘫软在我的身体上休息了一会。

    拔出了他疲软的鸡巴,带出了一团团红白相间的精液。

    小姐随手把一付丝织手绢递给了三哥,三哥兴奋得把手绢摁在我的小屄上。

    一幅由处女鲜血和三哥精液处女淫液组成的,美丽壮观的风景画展现在三哥的面前。

    小姐把性交椅调整成为双人床,她解除了我四肢的束缚,顺手把被子给我盖上,三哥也钻进了我的被窝。

    把我紧紧地搂在他的怀里,抚摸着我的乳房玩弄着我刚刚被他开苞的小嫩屄。

    三哥把我的小手拉到他的大鸡巴上,我羞涩的攥着他那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

    三哥的那个疲软的大鸡巴渐渐的硬了起来,三哥翻身一下就骑在我的身上。

    熟练的把他那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插进了我的刚刚被他破瓜的紧窄娇嫩的阴道里。

    三哥根本就不理睬我的情绪,他疯狂的肏着我。

    在我嬴弱纤细裸体激烈的蹾拽着,我的小嫩屄随着他的颠簸里出外进。

    我的紧窄娇嫩的阴道内膜的嫩肉,随着三哥激烈疯狂的蹾拽发出了噗嗤……噗嗤……噗噗嗤嗤……噗噗嗤嗤……悦耳的肏屄奏鸣曲。

    我被三哥肏得,阴道内膜火烧火燎。

    一下又一下的疯狂顶撞,我幼嫩的子宫被撞得酸唧唧酥麻麻。

    那种疼得开心,酸得舒畅的感觉溢于言表。

    咕唧,咕唧,咕唧……咕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正当我被三哥肏得心醉神迷飘飘欲仙时候,三哥又狠狠的蹾拽几下。

    三哥趴在我的身上,大鸡巴死死的顶住我的小嫩屄。

    在一阵阵的抽搐颤抖后,三哥喷射出一股股浓浓精液。

    他趴在我的身上休息一会,拔出了他疲软的鸡巴。

    他翻身下了床,被小姐扶回他的卧室睡觉去了。

    回身对他的保镖说:老虎!小妮子味道不错,咱们的钱不能白花。

    今晚你们俩好好伺候她!别让她闲着。

    这时候我躺在性交椅上已经不能动弹了,小嫩屄已经充血肿胀又疼又木。

    本想三哥去自己房间休息,我也能好好的睡一会了。

    没想到三哥也不是好东西,他竟然让他的两个保镖来给他破瓜的小屄刷锅。

    结果我又被两个大狗熊一般的人,翻来覆去的肏了整整的一宿。

    直到我的小嫩屄充血肿胀得,像一个大海碗扣在我的胯间。

    本来紧窄娇嫩的屄缝,肿得红鲜鲜,像小孩的嘴翻翻着吓人。

    他俩看我的屄实在是不能再肏了,就把我的身体翻过来。

    让我趴在性交椅上,用小喷头把水冲进我的屁眼里。

    污秽水流从我的屁眼喷出来,老虎从壁橱里拿出润滑剂,给我的小屁眼涂满。

    老虎扶着他的大鸡巴,对准我的屁眼猛地一用力。

    就听咕唧一声,就插进了我的屁眼里!我哎呀!妈呀一声!的大哭起来,可是无助的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有谁理睬你的痛痒,有谁理睬你的感受!老虎在我的屁股后疯狂的肏起来,我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伴随着咕唧……咕唧,咕唧……咕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那硬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在我的柔嫩屁眼里挤出的一串串噪音,更加激发了老虎肏我的激情。

    他把住我的屁股用尽全力的猛顶狠拽,老虎终于把他浓浓的精液喷射在我的屁眼里……我被两个畜生整整的糟蹋了一宿,我的充血肿胀的胯间流淌着夹杂着鲜红的血液的污秽的液体和两人残留的精液。

    天亮了我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三哥看我一时半会恢复不了,没办法再肏了。

    就让两个保镖用被单把我卷了起来,送回干妈家的歌厅……回到干妈的歌厅我躺在我的小床上,两条笔真修长的绣腿,夹这一直大碗一样的充血肿胀的嫩屄。

    腿已经没有办法合拢了,只有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

    干妈过来假惺惺的掉着眼泪,用手轻轻的温柔的揉着我的肿胀的小嫩屄。

    婧婧!小屄疼吗?三哥也是,肏我姑娘的小屄,也不知温柔的。

    看这小屄让他肏的,等他来我非骂他不可!嗨!姑娘,咱们女人就是命苦呀。

    生下来注定是要挨肏的,咱们早晚都得经过这一回。

    以后就好了,咱们再挨肏就舒服了。

    我用鄙视愤恨的眼光,看着她尽情的表演。

    她看见我不高兴的眼光,知道这时我特别恨她。

    就尴尬的在壁橱里拿出来消肿止疼的药水。

    用阴道注射器把药水挤进我充血肿胀的阴道窒腔,把药水涂在我的红肿涨鼓的胯间……我终于从那羞愧痛苦的日子里挣扎过来,我脱离了那个老板娘。

    踏上南去的列车,靠着我亭亭玉立的身材,漂亮端庄的脸庞,柔嫩紧窄的小嫩屄,每天接十几个客人,他们在我的娟秀的身体上发泄了自己的欲望。

    我也靠自己的资源,养活自己和残疾的妈妈。

    我的家在祖国的北部的一个边远小镇,爸爸是靠手摇三轮车才能行动的拄着双拐瘸子,妈妈是不足三尺的侏儒。

    年轻的时候妈妈还能踩着小板凳扶着锅台,给我们做口饭吃。

    那时候,靠爸爸拄着双拐给人家掌鞋,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常年风餐露宿在街头,还要经常受到城管驱赶。

    一家的温饱很难维持,好在政府多少给点救济总算能生活下去。

    后来可怜的爸爸因病不幸去世了,我们的生活更加艰难。

    十八岁的我,一个羸弱纤细的小女孩,再也读不下去书了。

    尽管学费是全免的,可是交不起每天的老师的补课费。

    学习跟不上只好辍学,流浪街头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孩子在一起。

    一天无所事事到处闲逛,在一个偶然的一天我好奇的趴在一个歌厅的门口向里偷看。

    被那个打扮妖艳的老板娘看见了,就把我叫进歌厅里。

    老板娘问寒问暖询问我的家庭身世,流下了同情的热泪。

    (对了忘向你介绍了,这个老板娘可有来头,她丈夫是公安局里的头目,她的歌厅有公安的股份。

    她黑白两道都行得通,是这个城镇里的大姐大!)她说:婧婧!你认我干妈好吗?在我这就再也受不了苦了。

    我十分兴奋地趴在地上给她磕了几个头喊了一声:妈!老板娘连忙把我扶了起来说:这孩子真懂事!我伏在她的怀里放声痛哭着,想把我这十八年的苦水倒出来。

    干妈把她女儿的衣服都给我找了出来,把我带到浴室彻底的洗刷干净。

    干妈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嬴弱纤细的身体,看着我严重营养不良的裸体。

    两盘还没有发育的乳房上,点缀着两颗红豆大的砸砸头(乳头)。

    和本应丰满的胯间,那盘瘦弱的小屄,她不由自主皱着眉头……真的,我这个干妈真好!从此我就被当作宠物,好吃好喝的供养起来。

    干妈还特别给我喝一种非常的好喝的饮料,说来也怪,每当我喝过这种饮料以后。

    我就有点浑身发热,总有种蚂蚁爬过的感觉。

    尤其是在我的胸前的乳房周围,和我的胯间的小屄涨涨的好像在疯长。

    真的,人是衣服马是鞍。

    几个月过去了,我身上有肉了。

    尤其前胸和咂咂,胯间的小屄发育得特别快。

    我自己看都觉得有点女孩子样了,穿上干妈给的衣服。

    我真的像公主一样美丽!不要说自己高兴,就连干妈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她经常的把我搂在怀里,笑眯眯的端详我。

    好像她在我身上发现了大把的银子,合不拢嘴。

    我也像宠物一样,喜欢依偎在她的身边。

    这一天是我终身难忘的,我正像宠物一样依偎在干妈的身边。

    嘀铃铃……干妈的手机响了,红姐吗?是呀!三哥吗?都多长时间没见你面了。

    红姐!三哥不是忙吗!听说你最近陶扥(得到)一个雏?是啊!三哥又犯瘾了,红姐给你留着昵,什幺时候来看看货?我这就过去行吗!行!来吧。

    干妈对我说:我的乖婧婧!一会客人要来看你,学乖点让客人高兴!我点点头答应了一声:嗯呐!说实在的我那时还不知客人来干什幺?************门外响起一声长长的的喇叭声,干妈带着我迎了出去。

    从黑色豪华林肯上下来三个彪形大汉,干妈连忙迎上去。

    红姐!你可想死我了。

    三哥……你嘴说的好听,要不是想看看我姑娘。

    你才懒得来呢!快屋里请吧!进了屋三哥(他是黑社会老大的公子,那年三十多岁。

    )坐在沙发上,两个凶神恶煞的保镖站在沙发背后。

    干妈和三哥寒暄一阵后,就把我推到三哥跟前。

    引见给三哥说:来让大大看看我的姑娘!我娇滴滴的说:大大好!就规规矩矩的站在三哥的面前!三哥一把把我搂在怀里说:这孩子的嘴好甜哪!长的也俊,盘子多靓。

    顺手从皮夹里抽出五张百元大钞说:别叫大大,管我叫三哥!这是三哥给你的见面礼。

    我依偎在他的怀里娇滴滴的说:谢谢三哥!告诉三哥叫什幺名字,今年多大了。

    我说:三哥!我叫何婧,小名叫婧婧,今年十二岁。

    三哥就顺手把钱塞进我的小巧玲珑的乳罩里,摸着我的刚发育的小乳房。

    非常自然的和干妈唠着嗑。

    红姐这孩子长得不错,这身材,这盘子多靓。

    这小砸砸发育得多好,正是好玩的时候!那里!她来时可不是这样,还不是红姐刚供养出来的。

    你真有口福啊!那是!三哥!你可好长时间没来了!红姐!你还不知道你三哥的脾气,给人家女孩破处,就得人家女孩子喂饱不是!我不也得积攒的粮食弹药吗。

    三哥就是仗义!三哥!现在破多少个处了。

    三哥摸着我的头说:算她八十一个了。

    干妈讨好的说:三哥!九九归真,今天可是个好彩头啊。

    你可得好好乐呵乐呵了!红姐!错不了,三哥亏待不了你的姑娘。

    三哥对依偎在他怀里的我说:婧婧!和三哥出去玩几天好吗?我娇滴滴的点点头说:谢谢三哥!红姐!三哥等不及了,带你姑娘出去玩几天。

    你放心不?干妈说:放心!有你三哥在我还能不放心?婧婧!听三哥的话,让三哥好好玩,让三哥高兴!我答应了一声说:妈你放心吧,我会听三哥的话的。

    干妈对三哥说:三哥!婧婧小不懂事,你多包涵!三哥对两个保镖点点头,一个人到干妈跟前给了她一沓子钱。

    三哥!咱们哥们还用得着这个吗?红姐!你一个小本生意,三哥能让你赔上吗?以后有好货想着三哥!谢谢三哥了!三哥已经急不可耐了,他把我抱了起来向他的黑色豪华林肯走去。

    我从小站在爸爸的手摇三轮后面时,就想过我什幺时候能坐上那漂亮的小卧车。

    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我兴奋得依偎在三哥的怀抱里。

    尽情的欣赏着车内豪华的布置,三哥抚摸着我的小巧玲珑的芡实般的一对乳房。

    玩弄着镶嵌在乳峰上的红樱桃,我瘫软在三哥的身上,任其猥亵。

    三哥掀起我的短小的裙摆,褪下我的小内裤。

    抚摸玩弄我的还没长屄毛的小屄,用他粗大的指头在我紧窄娇嫩的屄缝上探索着。

    用手指捏着露出屄缝的一颗柔嫩嫩的肉芽,我陶醉在三哥的怀里。

    老虎快点开三哥快坚持不住了!三哥!来劲了吧,到家了。

    林肯停在一个豪华的度假村,门童到车跟前开了车门。

    三哥把我抱下林肯车,轻车熟路的进了电梯。

    看见老虎他在门口按了几下,我惚悠一下就到了,三哥抱着我出了电梯进了他的房间。

    三哥把我放下来,我依旧依偎在三哥的身边。

    小姐送过来果盘,给我扒开个好看不知名的水果。

    讨好的对三哥说:三哥!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们冲洗一下吗?不用了,我等不及了。

    小姐就站在一边了。

    三哥用手机给干妈打了个电话,我盯盯的看着三哥手中的手机。

    三哥把手机递给我说:跟你妈说句话吧。

    我接过电话对干妈说:妈妈好!婧婧!听三哥的话,别惹三哥生气,把三哥伺侯好。

    妈妈!我知道了。

    三哥见我恋恋不舍的把手送回去,就慷慨的把手机送给了我。

    并帮我存了几个常用电话,我对三哥感激万分。

    三哥起身把我抱进了一个豪华的房间,两个虎视眈眈的保镖站在门口。

    小姐跟了进来站在一边,三哥把我放在一个很奇特的双人床(后来我知道是性交椅)上,温柔的把我衣服脱了下来,拉下了我的超短裙。

    我已经赤身裸体展现在三哥的面前,小姐过来把我的手脚呈大字形分开。

    并用皮带固定在性交椅上!把性交椅附带的录像机打开,一个大大的眼睛注视着我的裸体,拍照着我的小嫩屄。

    我吓得胆战心惊的哀求说:三哥!婧婧听话,你别绑我呀!我怕呀。

    小姐和蔼的说:小妹妹!三哥不是要绑你,一会三哥给你开苞时怕你掉下来。

    说着说着她拿着一个小喷头,温柔的清洗着我的小嫩屄。

    不知什幺时候三哥已经脱得溜溜光了,一根硬梆梆又粗又长的肉棍颤巍巍的挺立在三哥的胯间。

    黝黑散乱的阴毛,从三哥的胯间断断续续的延续到胸口。

    是那样的瘆人!吓得我浑身颤抖和毫无意义的哀鸣。

    三哥温柔的说:婧婧!有三哥在你怕什幺?乖乖的!让三哥好好亵罕亵罕你。

    他贪婪的望着性交椅上的娇小柔嫩的少女。

    眼睛中冒着欲望的淫光,胯间那根硬梆梆又粗又长的肉棍在不停抖动。

    我羞涩的微闭双眼,两只手漫无目的掩盖着。

    他尽情地欣赏浏览着我的羸弱纤细的裸体,跌宕起伏的身躯。

    处女洁白傲人的酥胸上,耸立一对娇嫩的芡实般的乳房。

    两颗鲜嫩的红樱桃是那样诱人的,点缀在女儿的乳峰上。

    处女平坦柔嫩的腹部,洁白细嫩无一点瑕疵,一颗宝石般肚脐镶嵌广袤的平原上。

    我的两条笔直修长的绣腿,被强行掰呈大字形。

    处女胯间的三岔口地带,拱起一盘白嫩嫩涨鼓鼓的小嫩屄光洁无毛引人入胜。

    一条紧窄深邃的立缝连接着女儿屁股沟,一颗娇嫩的肉芽在处女的屄缝里若隐若现。

    三哥轻轻的伏下身来,亲吻着我。

    把他炙热的舌尖伸进了我的口中,我不由自主的迎合着他。

    我们的舌尖搅在一起,相互吸吮着对方的津液。

    他的舌尖在我的裸体上耕耘着,三哥贪婪的叼着我的红樱桃。

    轻轻的撕咬着,瞬间一排排鲜红的牙印留在我的娇小的乳峰上。

    一阵阵酸唧唧酥麻麻的电流,流遍我的全身。

    刺激着我的神经中枢,刺激着我的小嫩屄。

    我轻轻的扭动着身躯,处女紧窄娇嫩的屄缝在激烈的抽搐。

    一股股黏乎乎晶莹透亮的淫液屄缝里浸出,我忍不住的娇滴滴的呻吟着。

    三哥坐在我胯间对面的座椅上,小姐调整着性交椅的角度。

    性交椅自动的把我胯间的小嫩屄送到三哥的嘴边,三哥两只手颤抖的扒开了我紧窄娇嫩的屄缝。

    满怀激情的欣赏浏览处女那神圣幽秘的内部结构,三哥扒开我的肥嫩的两片大阴唇。

    镶嵌在紧窄娇嫩避风顶端的小巧玲珑珍珠般的阴蒂,两片柔嫩滑爽的小阴唇展现在三哥的面前,分开两片小阴唇。

    深藏在里面的带着女儿腥骚气味的尿道,守护着处女最后的神圣幽秘府第洞天的处女膜显露出来。

    一弯新月般的清泉流淌这一串串珍珠般的淫液,散发着处女特有的清香。

    三哥括舔着我的肉嫩滑爽的两片柔嫩滑,轻轻的撕咬着我的珍珠般的阴蒂。

    一股股酸楚的电流刺激我的全身,刺激着我的小屄。

    我的身体轻轻的扭动着,把小屄向三哥的脸上拱!我的阴道激烈的抽搐,一股股黏乎乎的淫液从我的花心里喷出。

    三哥不失时机的舔食着,嘴对嘴的吸吮我的小屄。

    处女清香的淫液,随着巨大的负压源源不断的流入三哥的口中。

    三哥终于吃饱喝足了,他在座椅上站了起来。

    我也随着性交椅落了下来,三哥的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恰到好处的顶在我的小屄上。

    我知道自己被破瓜的时刻到来了,我又怕又羞的闭上双眼默默等待着。

    三哥手扶着他那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在我的娇嫩柔弱的处女膜上磨蹭了几下。

    顶在我小巧玲珑的泉眼上,我发出了处女最后的哀鸣:妈呀!……三哥两只手用力的搂着我的胯股,屁股猛地向前一冲,就听噗嗤一声三哥的硬帮帮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挤进了我的处女膜。

    哎呀!屄疼,我的屄疼啊。

    三哥轻一点呀!我被三哥肏得疼痛难忍,不由得尖叫起了!我的处女膜紧紧的箍在三哥的鸡巴上,往前插往后拽都把我疼得直冒冷汗。

    三哥像一只发情的公狼,眼里冒着欲望的火光。

    他哪里还顾得上身下的母兽痛痒,他又猛地一用力。

    三哥撕破了伴随我十二年的处女膜,他那势不可挡的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冲开处女最后的防线。

    攻占了他梦寐以求的堡垒,进入了我的紧窄娇嫩的阴道。

    我结束了十二年的处女生涯,三哥把我送入女人的行列。

    哎呀妈呀!我的屄疼呀,三哥你把我的屄撕裂了,疼死了!我哭喊着!三哥根本就不理睬我,他顺势又猛地一顶。

    他的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实实在在的顶进我的柔弱娇嫩的宫颈里。

    又疼又酸又麻的感觉像过电一样刺激着我的全身,我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身体。

    我呻吟着哭喊着,哀求三哥拔出他的大鸡巴。

    三哥欲火正旺,他已经在我的小屄里开始激烈的抽插顶撞起来。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噗嗤嗤……噗噗嗤嗤,噗噗嗤嗤……噗噗嗤嗤……三哥在疯狂的肏着我,我的小屄被三哥拽得里外翻飞,一股股淫液被三哥从我娇嫩的阴道里挤出。

    一堆堆乳白色的泡沫在我们交接的地方泛起。

    随着那晶莹透亮的泡沫的炸裂,奏响了一首永不厌烦的肏屄奏鸣曲。

    三哥肏我的力度越来越猛频率越来越快,咕唧……咕唧,咕唧……咕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突然,三哥不再抽插死死的盯住我的小屄,他的大鸡巴在我的小屄里一阵阵激烈的抽搐颤抖。

    三哥喷出了他黏乎乎浓浓的精液,他瘫软在我的身体上休息了一会。

    拔出了他疲软的鸡巴,带出了一团团红白相间的精液。

    小姐随手把一付丝织手绢递给了三哥,三哥兴奋得把手绢摁在我的小屄上。

    一幅由处女鲜血和三哥精液处女淫液组成的,美丽壮观的风景画展现在三哥的面前。

    小姐把性交椅调整成为双人床,她解除了我四肢的束缚,顺手把被子给我盖上,三哥也钻进了我的被窝。

    把我紧紧地搂在他的怀里,抚摸着我的乳房玩弄着我刚刚被他开苞的小嫩屄。

    三哥把我的小手拉到他的大鸡巴上,我羞涩的攥着他那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

    三哥的那个疲软的大鸡巴渐渐的硬了起来,三哥翻身一下就骑在我的身上。

    熟练的把他那硬梆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插进了我的刚刚被他破瓜的紧窄娇嫩的阴道里。

    三哥根本就不理睬我的情绪,他疯狂的肏着我。

    在我嬴弱纤细裸体激烈的蹾拽着,我的小嫩屄随着他的颠簸里出外进。

    我的紧窄娇嫩的阴道内膜的嫩肉,随着三哥激烈疯狂的蹾拽发出了噗嗤……噗嗤……噗噗嗤嗤……噗噗嗤嗤……悦耳的肏屄奏鸣曲。

    我被三哥肏得,阴道内膜火烧火燎。

    一下又一下的疯狂顶撞,我幼嫩的子宫被撞得酸唧唧酥麻麻。

    那种疼得开心,酸得舒畅的感觉溢于言表。

    咕唧,咕唧,咕唧……咕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正当我被三哥肏得心醉神迷飘飘欲仙时候,三哥又狠狠的蹾拽几下。

    三哥趴在我的身上,大鸡巴死死的顶住我的小嫩屄。

    在一阵阵的抽搐颤抖后,三哥喷射出一股股浓浓精液。

    他趴在我的身上休息一会,拔出了他疲软的鸡巴。

    他翻身下了床,被小姐扶回他的卧室睡觉去了。

    回身对他的保镖说:老虎!小妮子味道不错,咱们的钱不能白花。

    今晚你们俩好好伺候她!别让她闲着。

    这时候我躺在性交椅上已经不能动弹了,小嫩屄已经充血肿胀又疼又木。

    本想三哥去自己房间休息,我也能好好的睡一会了。

    没想到三哥也不是好东西,他竟然让他的两个保镖来给他破瓜的小屄刷锅。

    结果我又被两个大狗熊一般的人,翻来覆去的肏了整整的一宿。

    直到我的小嫩屄充血肿胀得,像一个大海碗扣在我的胯间。

    本来紧窄娇嫩的屄缝,肿得红鲜鲜,像小孩的嘴翻翻着吓人。

    他俩看我的屄实在是不能再肏了,就把我的身体翻过来。

    让我趴在性交椅上,用小喷头把水冲进我的屁眼里。

    污秽水流从我的屁眼喷出来,老虎从壁橱里拿出润滑剂,给我的小屁眼涂满。

    老虎扶着他的大鸡巴,对准我的屁眼猛地一用力。

    就听咕唧一声,就插进了我的屁眼里!我哎呀!妈呀一声!的大哭起来,可是无助的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有谁理睬你的痛痒,有谁理睬你的感受!老虎在我的屁股后疯狂的肏起来,我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伴随着咕唧……咕唧,咕唧……咕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那硬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在我的柔嫩屁眼里挤出的一串串噪音,更加激发了老虎肏我的激情。

    他把住我的屁股用尽全力的猛顶狠拽,老虎终于把他浓浓的精液喷射在我的屁眼里……我被两个畜生整整的糟蹋了一宿,我的充血肿胀的胯间流淌着夹杂着鲜红的血液的污秽的液体和两人残留的精液。

    天亮了我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三哥看我一时半会恢复不了,没办法再肏了。

    就让两个保镖用被单把我卷了起来,送回干妈家的歌厅……回到干妈的歌厅我躺在我的小床上,两条笔真修长的绣腿,夹这一直大碗一样的充血肿胀的嫩屄。

    腿已经没有办法合拢了,只有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

    干妈过来假惺惺的掉着眼泪,用手轻轻的温柔的揉着我的肿胀的小嫩屄。

    婧婧!小屄疼吗?三哥也是,肏我姑娘的小屄,也不知温柔的。

    看这小屄让他肏的,等他来我非骂他不可!嗨!姑娘,咱们女人就是命苦呀。

    生下来注定是要挨肏的,咱们早晚都得经过这一回。

    以后就好了,咱们再挨肏就舒服了。

    我用鄙视愤恨的眼光,看着她尽情的表演。

    她看见我不高兴的眼光,知道这时我特别恨她。

    就尴尬的在壁橱里拿出来消肿止疼的药水。

    用阴道注射器把药水挤进我充血肿胀的阴道窒腔,把药水涂在我的红肿涨鼓的胯间……我终于从那羞愧痛苦的日子里挣扎过来,我脱离了那个老板娘。

    踏上南去的列车,靠着我亭亭玉立的身材,漂亮端庄的脸庞,柔嫩紧窄的小嫩屄,每天接十几个客人,他们在我的娟秀的身体上发泄了自己的欲望。

    我也靠自己的资源,养活自己和残疾的妈妈。

    友情链接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 2020 红袖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