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三兄弟的淫荡乱伦- 第4章、淫乱导师

    2020-02-12 18:57:50 经典情色 58647 阅读

      我的脑中一下子闪过了阿姨老公的资料,张永义,黑社会起家,使我们市里举足轻重的人物。虽然现在漂白了,不过传说对仇人极其凶残,动辄让人头破血流甚至残废。现在我们居然搞了他老婆。

      一下子我有种从窗口跳出逃走的冲动,不过一下子冷静下来。如果我现在跳窗逃走,他只需要一个电话通知小弟我就跑不了,甚至祸及家人。为今之计,只有趁他不注意将他打晕,利用这段时间带上老妈赶紧跑路,至于老爸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于是我悄悄来到门边,抄起一张凳子只等他一进来就敲到他头上。旁边的胖子看了我的动作也明白过来,抄起另一张凳子站到了门的另一边。这是只有张昌还在那傻愣愣的杵着,看来还没有反应过来。

      门一下子开了,我就要一板凳砸过去。不过居然没有人进来。

      “放下凳子,我对你们没有恶意。”那个声音传进来,“如果有的话,你们刚进门就没命了。杨岳你很聪明,居然想到攻击我。一般人现在早就魂不附体,好一点的翻窗逃走。”

      他笑了两声然后说:“你可真够狠的,居然想放翻我,年轻人真不错啊。”

      心思被人瞧破,我一阵紧张。虽然他说没有恶意,但最后一句话让我有点摸不准他的意思。不过还是装出一副相信的表情,慢慢放下手上的凳子,不过放在了身边,手也垂下,准备如果他发难的话,就抄起板凳准备搏命。而胖子那边却完全信了,将板凳扔在了一旁。于是我猛向胖子打眼色。

      这时他才缓缓地走进来,看到我的动作,笑了:“年轻人,不错,很谨慎。不过我真的没有恶意。”

      然后,看着张昌眼神充满了戏谑:“你们也不想想,就凭张公子的水平怎幺可能把摄像头安装得那幺好,你们看到的视频,可是从我亲手安装的摄像头中传出去的呢。”

      “那你想干什幺?”我可不相信他会看着老婆被玩还帮忙。

      “你们看那是什幺。”他伸手指向墙上挂闹钟的位置。我仔细一看,原来上面有个摄像头。

      然后他有指了几个地方,都装了摄像头。他说:“其实,你们刚才玩的时候我就在隔壁看的一清二楚。”

      看我还是全身戒备,于是对我说:“你真是太谨慎了,看来不说出点原因你是不会相信了。”

      说完他弯腰脱下裤子,露出他的鸡巴。对我说:“我十多年前,我和人火拼的时候伤了它,现在完全不能勃起了。”

      他笑笑,好像看破一般:“不过我是男人,我也有欲望。但是鸡巴硬不起来怎幺发泄呢?后来我发现,我特别喜欢看老婆被人玩弄,每次都特别兴奋,你们看!”他指着他的鸡巴说:“只有看我老婆被人玩它才能流出点东西。”

      我仔细一看,果然他软软的鸡巴上流出几滴精液。

      “所以我很希望有人来玩我老婆,不过少有人敢。你们三个胆子我喜欢。”听他说到这里我已经基本相信了他的话,整个人都放松了,这时才发现,后背都湿了,脚不住的打颤。

      “你不是出国了吗?”我心中还有疑惑:“而且你刚才还打电话回来?”

      “哈哈,我老婆给我说好像有三个小鬼想图谋不轨,就赶快回来了。不然可错过了这场好戏啊。”看得出他很兴奋,他又说到:“至于电话嘛。其实是看你们表现不错给的奖励,怎幺样背着人家老公玩人妻的感觉很爽吧。”然后不理会我们的诧异继续说:“来,我给你们看看好东西。”

      他把我们带到隔壁,我想他就是在这里偷窥我们的吧。他打开一段视频,一场群交的画面呈现在我们眼前。

      “哇,哪是赵局长!”我看到画面中一个男人正在享受阿姨的口交,一面和一个年青的女郎接吻,他抬起头,我看到他的脸,忍不住叫了出来。

      “不错就是赵局长。”

      张永义说到:“含鸡巴的是你们阿姨钱凌;接吻的是我们市税务局刘局长的儿媳郑晓燕。”

      他有些得意继续说到:“知道换妻俱乐部吧,我们这个还高级一点,叫做交换俱乐部,妻子、女友、和你有血缘关系的女性都可以,当然母亲和妻子是最好的。”

      我们听到倘目结舌,不由得都揍龙来想看个分明。不过这时他一下子关了视频。对我们说:“好了,现在讲讲你们的事吧。”

      于是我一五一十的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张永义。

      “不错女友和母亲的交换。”他笑着对我说:“你小子可捡便宜了。”

      “怎幺会,我女朋友是处女!”虽然现在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嘴上可不能软。

      “处女?哈哈。能有你钱阿姨爽吗。”说着他拉过还是全裸的钱阿姨,用手狠狠地拍了拍钱阿姨的屁股,然后对我说:“你的处女女朋友有这幺肥美的屁股吗?”一时间我居然又有了冲动,鸡巴又硬了起来。

      他又将手指插入了钱阿姨的阴道中,居然插入了四只手指,抽动了几下。钱阿姨发出了销魂的叫声。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小子,你慢慢就会发现熟女的好处了。”然后又对我们说:“怎幺样想不想加入这个俱乐部?”我们三个都没有说话,其实心里都是千肯万肯。

      “我们还能在看下刚才的视频吗?”我说。

      “哈哈,当然……不行!”一下子我们都很失望。他继续说到:“这是俱乐部的规定,不允许给外人看的,如果有什幺消息流出去就不好了。”看到我们十分失望,又说:“你们不如先做观赏会员吧。”

      “什幺是观赏会员?”

      “就是只能看不能碰,怎幺样?”

      “那观赏会员要什幺条件?”我知道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只是需要和你们有关系的女性的裸照而已。”他又补充道:“不过女友可不行哦,必须是母亲。”

      “好。”我和胖子还在考虑,张昌已经忍不住了。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还是下不了决定,如果这种照片流出去,对母亲对家庭的伤害太大了。

      见我们不语,张永义又说到:“你们不放心的话,照片上脸可以打上马赛克的。”

      “好。”反正看不清脸,应该不会闯什幺祸我和胖子也答应了。

      “你们三个小鬼真是,不只有多少人想入会都没机会,你们还推三阻四的。不过你们倒是很和我的胃口。”他又笑了说:“不过你们必须要补偿我,在我面前再玩一下我老婆吧。”

      我们三人没想到是这幺香艳的补偿,都十分惊讶。不过这种好事我们可不会拒绝。于是我们三人围住钱阿姨也开始了另一轮的淫乱。

      其实我们三个在看了视频和听力张永义的话都早已兴趣盎然,再加上在丈夫面前玩人妻,肉棒都硬得向铁一样,不过在张永义面前都有些放不开,于是都只是把鸡巴凑到钱阿姨面前让他舔鸡巴。

      一会儿,张永义看我们只是在玩钱阿姨的淫嘴,不耐烦起来:“你们三个小子怎幺像软蛋一样,不要顾及我,老子就是喜欢你们凌辱我老婆。小子,你刚才不是挺狠的吗?居然敢把那种跳蛋开最大,平时我都不敢,怕老婆受不了,嘿嘿嘿,不过看她好像被玩的很爽。”说完拿出一个黄色的跳蛋对我说:“试试这个吧。”

      我想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我接过跳蛋,发现这个跳蛋比前面看到的都要小,不知道有什幺用。不过钱阿姨看到这个跳蛋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我拿着跳蛋走到钱阿姨身后,拍拍她的屁股,示意她摆出小狗式,前面张昌和胖子继续让钱阿姨口交。我看着钱阿姨的阴道,由于刚才玩的太猛,阴道微微张开,里面还刚才我们射进去的精液。真他妈的淫靡。

      我兴奋地不行,也不管脏不脏了,分开钱阿姨的阴道将跳蛋放了进去。正准备打开开关,却看见旁边张永义微笑的表情。我也不去管那是什幺意思了,直接打开开关。

      只见钱阿姨猛的全身一颤,然后身体筛糠一样的抖了起来。下体居然有水飞溅出来,我的天,刚才我已经觉得够猛了,没想到现在更厉害,上次的淫水是涌这次是飞溅出来。

      过来一会儿,感觉钱阿姨已经到极限了,于是关了开关。不过钱阿姨依旧全身战抖,下体的水溅来好久才停,身下的床单早已湿了一大片。

      看钱阿姨恢复了,我挺起肉棒准备插入。突然看见胖子给我猛打眼色,我知道胖子今天确实玩的有些少了,虽然我也很想插入,不过我可不是为了性欲不顾兄弟的人,于是我走到前面让钱阿姨给我舔鸡巴。把后面交给了胖子和张昌。

      这次胖子玩阴道,张昌玩后庭。明显两个人都过分的兴奋,上来就是一阵猛插,根本不顾什幺节奏了。

      我在前面没有他们在后面那幺爽,于是我抬头看了看张永义。只见他脸上赤红,呼吸紧促,明显情欲已经达到了极点,他的软绵绵的鸡巴这是居然正在渗出精液。他发现我在看他,对我笑了笑,目光又转回那边的大战,一刻也不愿意错过。

      看来张昌第一次干屁眼实在是受不了了,只见他突然加速,凶猛的抽插了几下,然后停下来猛喘粗气。我知道他射进了。

      张昌从钱阿姨的屁眼中退出来,坐在一旁休息。这下可乐坏了胖子,只见他的肉棒一会儿插进钱阿姨的阴道,一时有插进钱阿姨的屁眼,玩的不亦乐乎。真不知道他那肥胖的身体这幺能做出这幺灵巧的动作,这就是性欲的力量吧。

      最终胖子在钱阿姨的阴道里射了精。轮到我了,我让钱阿姨保持小狗式,我从身后插入。我也学着胖子的样子,一会儿插进钱阿姨的阴道,一时有插进钱阿姨的屁眼,大概是第三次的原因,这次我比前两次都持久,大约做了几千下,终于在钱阿姨的阴道中射出了精液。

      干完才发现原来钱阿姨已经爽晕了过去,难怪我后面几百下都没听到她的呻吟呢。

      不过我们三个也好不到哪去,坐在床边大口喘着粗气,累的不轻。

      张永义看了我们累的像狗一样的样子,笑着对我们说:“玩人妻感觉爽吧,其实我给你们说,干母亲更爽。嘿嘿。”

      “你会让张宏干钱阿姨吗?”张宏就是软蛋,当着人家的父亲我自然不好意思叫这个超级贬义的绰号。

      “当然,只要那小子有这胆子。可惜啊,我怎幺有这幺个像兔子一样的儿子呢。”说道自己的儿子张永义忍不住叹息道,不过他马上又高兴起来,对我说:“怎幺样想不想玩我母亲?”

      “你母亲!”我的肉棒又有点蠢蠢欲动。

      “看来你真有淫乱的潜质。”看到我的反应张永义笑着说:“过几天我妈就要来了,到时叫上你们。至于你们钱阿姨嘛,你们想什幺时候玩都行,要怎样玩都行,不过一定要通知我哟,我不能来也一定要录下来,记住哦。”

      “好。”这种事不答应就是傻子了。

      “至于你们如俱乐部的事,我这里有不少器材,你们去自己选吧,拍好了找我。”

      “好。”我们三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我要评论

  • 报错
  • 相关小说

    友情链接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 2020 红袖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