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艾娜的表演之终演与初演

    2020-02-12 18:58:09 古典武侠 48207 阅读

    一艘豪华游轮在海上随波漂浮,游轮最上层被改造成了一个露天演出场。白色的光柱从舞台顶上的聚光灯直射而下,照亮了半跪在地上的窈窕身影。
      少女额间的汗珠反射出星星光点,她的呼吸带得胸膛缓缓起伏着,持续了近三小时的表演让她体力接近了透支。但这是少女的偶像退役表演,她希望能够将一切进行的尽善尽美。
      「ENCORE!ENCORE!ENCORE!艾娜!艾娜!」台下的观众们显然也依依不舍,临近夜晚的海风也不能阻止歌迷们的热情,他们用力的挥舞着荧光棒,热切的期待能再次听到少女的歌声。
      演出场馆的灯光一一打开,少女也慢慢站起身来。她身穿一套红黑配色的演出服,以白色的蕾丝花边作为点缀。宽大的红色衣襟遮挡住少女微涨的胸脯,下方黑色的束胸刚好停留在可爱肚脐之上,奇怪的是上衣袖口部分被白色的蕾丝缎带缝了起来。
      艾娜出生后不久家里发生了一次火灾,少女同时失去了双亲与双臂,她只能和奶奶相依为命,但是如此辛苦的生活并没有击垮少女的意志。四年前,年龄仅仅12岁的她第一次站在选秀的舞台上,以一曲惊艳的《虚幻双手》震惊四座。
      虽然评委们对女孩的天籁嗓音交口称赞,可是她的苦难并没有结束,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的奶奶无法生活自理,女孩挣来的钱倒有一大半花在雇人照顾亲人上了。她的演出也经常由于老人的原因不能按时进行,甚至有时需要提前终止。好在艾娜的歌迷们也都很了解这个女孩的难处,他们宽容的接受了艾娜的一切。
      但是传奇似乎仅仅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今年年初艾娜的奶奶离开了人士,女孩宣布在十六岁生日这天会中止自己的偶像演出。好在受访时少女的态度还算开朗,让人不必担心她被现实击溃。
      艾娜晃了晃头,将束成马尾的头发甩到脖颈后。她稍稍缓了缓气,银铃般的声音从耳麦传到整个场馆:「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这真的是我偶像生涯中最后一首歌了,我也很舍不得大家,但不得不和大家就此告别了。」少女弯下腰,深深的鞠了一躬。由两片衣摆互相搭起的短裙被这个动作微微拉开,漏出了里面的安全裤。无法像其他女孩一样整理衣服,偶尔会让她产生一些困惑,不过少女已经相当习惯了。她的双腿笔直修长,右腿被黑色的长筒丝袜包裹,左腿却完全裸露出光滑的皮肤。女孩脚下蹬着一双英伦风的高帮马靴,黑色的高筒前有一排装饰用的红色鞋带。
      「但是,即便不再是偶像,我也不会放弃唱歌的。」抬起头的艾娜接着说。
      「看,阳光在我左手掌心戏耍。」
      「听,清风在我右掌手背游荡。」
      清脆的声音渐渐响起,没有伴奏的清唱反而直达听众们的心底。不经意间,泪水同时占领了场下歌迷和场上歌手的脸颊。那是少女的第一首歌,也许不够成熟却充满了回忆。
      歌声从舞台之上扩散到舞台下面,歌迷们自发的做起伴唱,即便是冲着新闻而来的记者也低声哼了起来。
      当这首道别的歌曲结束时,艾娜脸上的妆容已经被彻底冲花,失去双臂的少女没法擦去自己脸上的泪水,她抽泣着再次弯腰鞠躬,大声喊着:
      「谢谢你们!我爱你们!我永远爱你们!」
      舞台上的灯光熄灭后,工作人员的引导声音从喇叭中发出:「各位观众,您好,今天艾娜小姐的偶像演出到此为止。请您仔细查看手中的演出票,显现出黄色的观众还请等待接下来的节目,在原地休息一下。其他人员和记者等无关工作人员请随外围人员离场,我们安排的快艇会送您回到港口,谢谢合作。」观众们事先并不知道还有额外节目,这时候发生了一些骚乱,好在安保人员有所准备,很快平息了混乱的局面。离场的人并不太多,最后剩下的仍旧有大概一千多人。工作人员搬来了椅子和饮料,剩下的人虽然也不明白情况,但还是耐心的等候了大概半个小时。
      「大家好~~」艾娜返回舞台上后,先向场下的观众们打了声招呼。
      再次出场的少女似乎没有化妆,但她的素颜也配得上清新脱俗的评语,艾娜接着说:「在下面的表演之前,我想和大家聊几句话。」哐——哐——哐——
      几个巨大的字母随着声音被一个个投影在舞台后面的屏幕上,组成了令场下观众不安的单词——
      MGIRLSTV
      「我们刚刚已经进入了公海领域,所以现在可以开始自由讨论色情产业了。
      比如,留在场内的观众们应该都知道MGIRLSTV公司。」艾娜很快发现了台下议论纷纷,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造成了多大的困惑。
      「抱歉!抱歉!各位请不用担心,虽然大家都是变态,但这次不是要和你们算账哦。」少女用俏皮的语气说出了令人吃惊的话语。
      MGIRLSTV是一家以网络色情为主业的公司,这家公司手下有个叫做「艾娜的苦难」的论坛。这是一个以艾娜为主题的讨论区。可想而知,这个论坛上充满了有关少女的情色小说、漫画和PS照片,甚至有用艾娜的访谈拼接成的淫语录音。论坛聚集了大量的有慕残癖好的人士,对他们来说欺负残疾少女能带来无比的快感。
      但这个网站不只是在色情方面关注艾娜,同时也经常举办一些常规的歌迷活动,这次手持特殊票据的观众就是从论坛领到观看资格的。他们刚刚差点以为少女要一网打尽这些网友。
      「我知道在场的观众们都很变态。但我也知道,在我事业最艰苦的那段时间里,是各位给我提供了第一笔资金,让我可以找人照顾奶奶。」艾娜的声音稍微有些低沉,「后来我决定开展助残基金会,也总是在场的大家给我最多的支持。
      不过每次支持者都要求我说一些色色的话,还是有点讨厌啦。」「我了解过,曾经有几个论坛上的家伙真正伤害过女孩,但他们都被大家挖出真身,送到监狱里去了。」少女脸上露出了暖人的笑容,显露出发自内心的高兴,「虽然大家很喜欢关于残疾女孩的色情内容,但论坛上一直都明确一件事,不可以扭曲别人的意志,真正伤害到别人。」
      艾娜稍微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啊,对了,大家的PS照实在做的太好了,传到网上后真的有点伤害了我,我还是不喜欢你们算了。」舞台底下的观众渐渐放松了心情,听到少女撒娇的语气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嗯,说的有点太多了,接下来请各位欣赏一段表演,然后再谈论我的新工作。」
      观众们虽然对女孩的新工作有点猜测,但都不太敢相信,他们的窃窃私语在女孩的歌声响起后消失了。
      休息了一段时间,让艾娜的体力有所恢复,不过她这次跳的舞节奏并不快,轻慢摇摆的身躯发散出一些不同以往的味道。
      一开始,艾娜似乎只是正常的进行着歌舞。但演唱到间奏的时候,她用牙轻轻咬住衣领上竖起的一根系带,缓缓拉动。少女歪着脑袋,用眼角斜斜的看着场下,双眼之中蕴含着从未有过的诱惑。
      唰啦——
      一声轻响后,艾娜的上衣滑落地面,只剩下托着双乳的束胸。少女的身材意外的有料,一对坚挺的白兔跳了出来,顶峰的两个红点已经兴奋充血了。女孩的皮肤本来有些苍白,但现在却有大片的粉红色从双肩一直向上覆盖到脸蛋。显然对少女来说,将身体暴露给观众们实在太过于害羞了。
      而更让少女担心的是身体两侧的伤疤,虽然已经愈合,但终究与常人有所不同。女孩的两肩无助的收缩着,想要掩饰自己的弱点,但唯一的作用只是凸显出纤细的锁骨。
      艾娜的歌声仍旧在继续,听惯了表演的观众很容易发现她的声音失去了以往的稳定。少女感到有些害怕,十六年的清纯形象将在这一天彻底垮塌,明天的网上大概就会充满对自己的猥亵和辱骂。
      怯场的心理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出现了,好在偶像的职业素养帮她抵抗住了逃跑的欲望。艾娜蹲下身子,伸直双腿斜坐在地上,在歌声中将自己的两只靴子踢掉。她的两只脚尖指向观众,只可惜神秘的花园被安全裤所包围。
      骨碌——
      一开始可能是一个人在咽口水,但是这个动作居然引起了条件反应,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忍不住喝水,想要润湿自己干燥的喉咙。
      艾娜的左腿光洁无物,小小的脚趾向里弯曲,显出一点紧张。她收起穿着黑色丝袜的右腿,上半身靠在大腿上继续唱着歌曲,直到下一次的间奏。
      歌声的间隙里少女伸出小小的舌头,从大腿向上一路舔到膝盖。口水打湿了丝袜,反射出淫靡的光线,女孩饱含欲望的双眼从腿侧望向观众。一根隐藏在丝袜下的黑色细绳被她含在嘴中,她又用缓慢的速度将腿放下。
      撕拉——
      咬在少女嘴间的丝袜被拉扯开来,洁白的皮肤从黑丝的孔洞中漏出,极为吸人眼球。然而更让观众们注目的,是她嘴里那根连接到短裙上的绳索。
      啪——
      绳索断裂的声音突然响起,观众们看到短裙没有被拉下,失望的表情溢于言表。但少女并没有中断表演,她继续唱着歌,站起身来。
      刚刚断掉的并非是牵引绳索,而是故意做的非常脆弱的裤带,在艾娜站起身子的过程之中,安全裤先掉在地上。少女左右摇动着柳叶般的腰肢,让分成两片的裙摆轮流在双腿上掉落。但她故意并拢的双腿却一直夹着中间的布料,直到观众的胃口被彻底吊起,才松开双腿,令神秘花园暴露在众人眼前。
      少女的下体已经发育到可以接受浇灌的程度,但是尚未被开发的小穴还紧紧闭合着。周围的皮肤光滑洁白,不知是毛发没有发育还是被剃光了。小腹两侧的胯骨略微凸起,显现出女孩的瘦弱。
      这时艾娜的歌曲也演唱到了高潮,她昂首挺胸,似乎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看光。但声音出卖了少女的心情,几年以来,高亢悦耳的歌声再一次因为紧张而跑调。女孩向前迈出一步,将脱下的衣服甩在身后。现在她身上剩下的只有耳麦、束胸和破碎的丝袜而已。
      一首歌曲结束,掌声却稀稀拉拉的,观众们几乎都被艾娜的肉体所迷惑。这些人本来就贪恋少女的容貌,此时却看到梦中的对象居然在面前裸露身体,已经有人开始怀疑现实了。
      艾娜早就预料到这个情况,她忍住害羞,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正如大家所想的那样,我已经和MGIRLSTV签订了合约,从今天开始我已经变更国籍为X国,以便合法的拍摄色情影片。」
      「从刚才进入公海之后,摄像师们就已经开始了视频录制。」艾娜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出更为惊人的话语:「整个视频不会以光盘之类的媒介发售,而是只能在线观看,因为接下来的两周旅程将进行不间断的拍摄,超过三百小时的总时长内我不会得到休息时间,不需要任何剪切。请在场的各位协助我,共同完成这首次表演,我将在今天献出自己的处女。」
      少女话语中透露的信息让舞台下一片哗然,正常拍摄一个多小时的AV也都是分段剪辑而成的,更何况她还是处女之身。连续三百小时运动更是夸张,就算是不做任何动作,仅仅是那幺长时间不能睡觉都足以让人崩溃。
      少女非常明白自己说了什幺,这让她陷入了极度的紧张和兴奋,她的双腿忍不住大幅度抖动起来,就连台下的观众都能看清。
      「按照X国的规定,很多兴奋剂都是可以合法使用的,大家不必担心我会中途休克昏迷。根据我签下的协议,一旦献出处女之后我不能以任何理由中止这次拍摄。」艾娜声音中已经带上了哭腔,害怕的眼泪在女孩不知不觉中流了下来。
      那些所谓的兴奋剂根本与毒品无异,没人能预料超长的轮奸加上过量药物会把少女的身体破坏成什幺样。
      「我从很早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个变态的女孩。」女孩开始解释起自己的疯狂行为,「由于身体的特殊,我不止一次被人辱骂,折磨。但是我越来越享受这些痛苦。大家知道,我一直有个亲人,我也不想让她失望,所以我把自己的愿望一直隐藏到今天。」
      「普通人对我的侮辱,源自于歧视我不正常的身体。想必论坛里的大家也会受到常人的歧视,因为特殊的性癖没法得到满足。可能是脑子坏掉了吧,我想到自己是最适合让大家痛快享受一番的对象了。所以我私下里和M公司联系,确认了这次表演的内容。」
      艾娜等了一会儿,接着补充道:「M公司认为这次表演可以获得非常好的反响,我将把自己的所有收入都交给助残基金会处理。如果我一直都找不到经济来源,应该会向M公司贷款吧。」
      拍摄了过激色情视频的女孩,当然不可能继续偶像生涯,而她又不具备进行其他工作的条件,这些完全是她给自己一个沦陷的理由而已。
      「在正式表演之前,还有最后一首歌送给大家。而且我猜各位应该想要先玩玩我的身体,毕竟马上我就要被精液浇满全身,到时候可就不太干净了。」艾娜逐渐放开,说着下流的话语。
      「刚刚在休息的时候我已经好好清洗过全身每一处了,请各位放心玩弄。我希望大家能自觉遵守以下几点:不要对我的身体造成伤害,不要停留太长时间,不要用取走我的处女。」
      一名工作人员走了上来,帮助艾娜把身上剩下的装束全部脱掉,解开女孩的马尾,让她彻底恢复自然的形态,一个带着喉麦的项圈系到了少女的颈部。艾娜趁着更换耳麦的时间低声对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
      两三分钟后,工作人员又拿着一只针筒走到舞台上。少女将左腿向外撇开,让工作人员向大腿上注射药剂,张开的双腿让她的小穴完全暴露给了观众。女孩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我觉得应该更好的配合大家,所以提前接受一些春药,想必大家的手指就可以让我疯狂了吧。」
      艾娜展开歌喉,踱步走到舞台的边缘,背转过身子,笔直的向台下倒去,七八只手从下方托出了少女的身体。以往的表演中也有类似的节目,但那时只有极少人会趁机占便宜,观众们都高举着女孩的身体传递一周后送回舞台。但这次少女主动奉上肉体,众人当然不会再那幺绅士了。
      一台摄像机顺着滑轨来到艾娜的上方,将少女的窘境传送到舞台后面的大荧幕上。男人们的手在女孩身上游移着,品味着光滑的皮肤。女孩全身上下都没有被放过,一根手指送入她的嘴中,干扰着艾娜的歌声。
      「呜呜——我愿意脱去羽毛——呀——为你——啊啊——编织——」少女的菊花也没有逃过男人们的玩弄,几个人轮流把手指插到里面,彻底打乱了歌曲的节奏,幸亏女孩这次是清唱,才无需担心和音乐的配合。更有人轻轻的挠着少女的脚心,让她忍不住想要笑。
      「哈啊——蓝色的——嗯嗯——衣领——呀啊——用我的左翼啊啊——」喜欢欺负少女的男人们也没有放过她身体两侧的伤痕,虽然那里早已经愈合了,但终究还是比别的地方更为敏感。女性的弱点同样是被攻击的重点,几只手在少女的胸脯上揉捏,小小的葡萄被掐在指尖,时而拨弄时而拉扯,传来些许痛感。
      幸亏观众们都很听话,放过了少女青稚的小穴,但守护秘境的阴唇就难逃一劫了。肉壁被人剥开,指甲在嫩肉上划过,上方兴奋的小豆豆也被人捏住。很快就有透明的液体从少女的下体流出。
      「嗯嗯嗯——啊啊啊——那里,不要,呀啊啊啊啊——」艾娜的歌声很快就溃不成军,痴态布满了少女通红的脸庞,这一幕被忠实的投影在舞台之上。有几个还没轮到的观众已经忍不住了,干脆脱下裤子开始了打手枪。
      少女的身体被男人们互相传递着,药物的帮助下女孩的意识很快就沉溺于肉欲的享受。被人夸赞的声线推动着诱惑人心的呻吟声,回荡在场馆之中。
      「咿呀呀呀呀呀呀——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啊啊——」艾娜的旅程刚刚开始就已经达到高潮了,她在男人们的手中疯狂扭动着,却无处可逃。快乐的泪水从眼角涌出,口水也被手指拨弄出来。男人们并没有停止玩弄少女,而是让她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顶点,无助的少女只能通过放声尖叫来释放自己。
      观众的玩弄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被送回舞台的少女连连喘着粗气,头发被汗水黏在脸上,身体还在高潮余韵中阵阵抽搐。由于还没正式开始,所以女孩得到了一点休息时间。
      艾娜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在玩火,今天一定会烧到自己,但她一直没有真正的实感,直到刚刚的游戏才让她意识到自己跳入何等可怕的陷阱。无尽的高潮摧毁了少女的时间感,仿佛永远都看不到尽头一样,然而那才只是一个小时的前戏而已。
      没问题的,你能行的,你克服过那幺多困难,艾娜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少女单腿跪在舞台上,小小的舌头将嘴里的头发舔掉,无意识中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女孩扬起脑袋,开口将还未唱完的歌曲进行下去,摇摇晃晃的站直了身子。既然还在舞台上表演,少女就会坚持到底。
      灯光之下,旋转的身形几次差点摔到,简单的蹦蹦跳跳对于艾娜也是极大的体力负担。女孩的动作展现出自己的美丽曲线,也让观众看到抓捏后留下的青色淤伤。最后舞蹈以双膝跪地结束,女孩听到舞台下的掌声,开心的笑了起来。
      「大家玩的可真过分,不过我知道各位远远没有尽兴。没关系,我们这次时间相当充裕,请各位务必都在我的身体里尽情内射。」艾娜说话时身体还在摇摆着,刚刚连续的高潮和舞蹈让她接近脱力的边缘,「那幺接下来就是我的开苞仪式,各位观看之后可以自行按照票据顺序上来享用我了。在此我要感谢M公司的大力支持,将费斯托先生借给我。」
      随着艾娜的话音落下,一个高大粗壮的黑人从后台走了出来,费斯托是M公司最受欢迎的男演员,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技术都是AV界的顶尖水准。艾娜站在2.2米高的男人身边,几乎只和他的胸口齐平,这个家伙180kg的体重是少女的四倍有余,站在舞台上的两人活生生就是一出美女与野兽。
      然而更夸张的是他胯下高高耸起的凶器,那是让男人从数百名演员中脱颖而出的骄傲,即便最老练的女演员也会为之屈服求饶的武器。女孩瑟瑟发抖的身体靠在男人的身边,将自己的胸口贴在男人的小腹上,她的下巴刚好靠在男人的肉棒上。简单的对比就让观众们理解了情况,这个庞然巨物恐怕可以从女孩的嘴巴直插入胃里,而粗细更是让人怀疑少女瘦长的脖颈能不能承受。
      「这个……费斯托先生好厉害,哈哈哈。」艾娜的笑声非常尴尬,她嘴角抬起又放下,始终无法把恐惧的表情转换为笑容,「大家不必担心我会被玩坏,M公司准备了让肌肉收缩恢复紧致的药物,让我可以保持最佳的服务状态。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也可以提供带强化刺激功能的安全套。」「因为稍后我很可能没法继续主持表演,所以先向各位解释一下。」艾娜向场外点了点头,探照灯照亮了一个半米高的金属笼子。「如果大家都觉得我身上太脏的话,也可以把我放到清洗笼里,工作人员会把我放到海里进行冲洗。到时候不借助兴奋剂我可能会被冻死吧,所以还请各位尽量多多使用我,减少清洗的时间。」
      「两周的时间里只有我是必须连续工作的,途中会经过一些观光点,大家到时候可以下船随意游玩。没人使用的时候也会有电动工具玩弄我,如果是对色情产业限制比较少的地方,我也可以被带到岸上进行一些其他活动。」艾娜解说完毕,又张了几下小嘴,她想说点什幺,但女孩已经没有理由拖延时间了。她走到黑人的身边,吞了一口空气,开始自己的服侍。
      少女伸出舌尖,轻轻碰触了几下男人的褶皱的卵囊,浓厚的味道让她感到有些恶心。然而女孩还是张开小嘴,将丑陋的阴囊含住。故意被留存下来的污垢刺激着艾娜的味蕾,腥臭味几乎让她无法站稳,然而没有双臂的少女就连支撑身体都做不到,她只能把上身靠在男人的胯下。
      强壮的黑人用手拨开女孩的头发,让她稍微抬起头来,看向头顶的摄像机,少女辛苦的表情让他非常满意。
      艾娜侧过脑袋,用小嘴半包着男人的肉棒,从根部慢慢舔到顶端。缺乏经验的少女还不会用舌头刺激对方,只是简单的舔弄着。男人很快意识到女孩过于青嫩,所以等肉棒被口水湿润后,就主动伸手示意女孩转身。
      艾娜按照费斯托的意思,背对着男人站立着,向后弯下腰去。男人用手托着女孩的后背,让肉棒在少女的脸上摩擦了几下,就对准了她的嘴巴。女孩乖巧的张大了嘴,等待着男人的侵犯。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喧哗的观众终于安静了下来,他们等待着美丽而无助的少女被贯穿的时刻。女孩颤抖的双腿让这充满了情色气息的会场变的更加刺激。
      「呜呜呜呜呜——」
      男人刚刚把龟头送到女孩的嘴里,就已经让她感到呼吸有些困难了,但是挺进仍旧在继续。壮汉一手抓住女孩的身侧,让她无法退让,另一手捏着女孩的嘴巴。向后仰头让少女的嘴巴和喉咙并成一条直线,任由恐怖的武器入侵。
      「呜呃呃呃呃呃嗯嗯——」
      男人的肉棒将女孩的喉咙挤到变形,脖颈上隆起一道肉眼可见的凸起。被强行扩张的痛苦让女孩泪流满面,少女左右扭转的身体被男人牢牢锁住,完全无法逃脱。喉咙受到异物刺激涌起一股反胃,然而嗓子的蠕动只是让男人更加兴奋。
      过度刺激让几道凸起的血管浮现在女孩脖子上,被她头顶的摄影机捕捉到镜头里面。
      费斯托虽然干过的女人很多,但是几乎都是欧美艳星,嫩稚的亚裔女孩对他来说就像没发育的小毛孩一样,本来不太有吸引力。但是少女坚强的内心有种额外的诱惑,让人激起毁掉她意志的欲望。而开始使用女孩小巧的身体后,男人感受到了无比紧致的体验,这也带来相当多的快感。
      男人突然放开了支撑女孩的左臂,两手一上一下的掐着少女修长的脖子,快速推拉起来。后仰的少女蹬着双腿,没有手臂的帮助她很难站稳,只能被迫将上半身重量附加到喉咙上,本就被挤压的呼吸道此时更加困苦,几近窒息的状态让少女脸色发青。
      「呃呃呃呃呃唔唔唔唔——」
      艾娜的哭嚎被肉棒堵在嘴里,只能发出微弱的吱唔声。少女的表情被挡在男人的肉棒下,她的痛苦被在场的所有人都忽略了。男人们欣赏着这恐怖的表演,甚至给场上的两人加起了油。
      费斯托干到痛快起来,双手向前一捞,握住女孩的两只脚腕,竟然让少女倒立起来。对于强壮的黑人来说,女孩的体重轻若无物,他轻松的将少女提起,然后猛的放下。
      「呜————呜————呜————呜————」男人的动作让肉棒像打桩机一样一下下的突破女孩喉咙,每次下落对少女都是一次恐怖的经历。然而艾娜却不得不打起精神,保证自己的嗓子可以正确吞入粗大的异物,稍有偏差就会带来倍增的痛苦。
      打桩的动作持续了几百次,男人总算想要放过女孩的嘴巴了。他单腿跪地,右手将女孩的双腿扣在自己的肩膀上,左手揪着少女头发,强迫她抬起头看向正面的摄像机。大屏幕上艾娜的眼神已经接近涣散,偶尔无目的的漂移着。
      噗噜噜噜——
      男人射出的精液容量也相当大,女孩的嘴巴立刻膨胀起来,噗的一声吐出大坨白色黏液。男人将女孩慢慢提起的时候,退出小嘴的肉棒也带出一股股黏液。
      听到舞台下的观众们纷纷鼓掌叫好,费斯托满意的点头回应着。虽然已经发射过一次,但男人的肉棒却一点都不显得疲软。他挥挥手对场外的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将女孩正过身来,扛在肩上。
      工作人员拿来一把椅子,让费斯托坐上。然后又把一剂针剂推入艾娜的大腿根。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饶了我吧,我不想在继续了。」药剂让少女恢复了精神,她开始拼命的求饶。然而正如她事先所说,一旦破处开始,就不会允许女孩停止,她的哭叫只会被当作情趣而已。
      「让我休息休息,就休息一下!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娜知道自己不会被放过,转而期望能得到一点休息时间,然而黑人完全不理会她,双手环抱少女的腰肢,强行将她压在自己的肉棒之上。男人打算最后再享用女孩的小穴,转而将凶器对准了少女的菊花。
      「呀啊啊啊啊啊啊——好疼啊啊啊啊 ——」
      虽然男人的武器已经被女孩的口水和精液润滑,但少女的后庭还没有任何准备,第一次被贯穿就迎来一个恐怖巨物,入口在被撑开的一瞬间就撕裂了。鲜红的血液顺着男人的肉棒流下,包裹着肉棒的小小菊花无意识的抽搐着。
      「啊啊啊啊——不要再来了啊啊啊啊——」
      男人双手下压到艾娜的大腿根部,帮助自己的凶器一路冲杀到底。女孩感到异物一路推开自己的内脏,直接顶到胸膛。下体的剧痛无休无止,她甚至怀疑自己听到了胯骨被挤开的声音。
      痛苦让少女的小脸彻底扭曲,秀眉紧锁扭在一起,两眼瞪得圆圆的,张开的小嘴像是离水的金鱼一样开合。激烈的呼吸让女孩的胸脯起伏着,略有规模的乳房随之上下波动。汗水将少女的身体打湿,就像刚从水池里出来一样。
      男人从女孩背后抬起她的膝盖,令艾娜无法动弹。少女只能晃动着上半身,用力摇头,但这些动作完全无济于事,对可怕的侵犯一点影响都没有。男人开始挺腰抽插,每次都深深的将巨物一插到底。
      「呀啊啊——呀啊啊——呀啊啊——」
      哀嚎从艾娜的嘴中迸发出来,银铃般的嗓音已经变的有些嘶哑。
      又一个男人拿着针剂走上舞台,针头插入少女的身体时,她连躲避的动作都不敢进行,生怕下体有一丁点拉扯。不过这次的药物并非是让她提起精神的,而是用来提高女孩的感性。
      「啊啊啊啊——嗯嗯嗯——」
      新的针剂很快发挥了作用,艾娜居然能从剧烈的痛苦中感受到一丝快感。惨叫声中混入了一些快感的呻吟,少女的眼神也越发迷离。
      少女背后的男人对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工作人员在女孩的耳边翻译出来问题。艾娜昏昏沉沉的回答到:「是,嗯嗯嗯——很舒服,很爽,嗯啊——我还想要,啊啊啊啊啊——」
      听到工作人员的翻译,男人脸上露出了危险的笑容,两只手掌分别进攻起了艾娜的乳房和小穴入口。男人的大手可以一把握住女孩的胸脯,白嫩的乳房被肆意揉搓把玩,手指来回拨弄挑逗着乳头。女孩的外阴也被男人玩耍着,偶尔轻轻弹一下阴蒂就让她发出愉悦的呻吟。
      「嗯嗯嗯——好舒服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要,又要啊啊啊啊——」费斯托并非仅有身体优势,当他开始展现技术时,被灌注了春药的少女立刻就达到了顶峰。但这个家伙显然是故意折磨女孩,他全力施展手段让艾娜被一波波的浪潮淹没。连续的高潮不停的冲击着少女的意识,让她只有自然反应的淫叫着。
      「啊啊啊啊——不要,又来了啊啊啊——别再呀呀呀呀——」虽然没有之前的痛苦,但女孩的体力消耗速度却加剧了,思维更是快速的沉迷于肛交之中。就连肠道里的膨胀感似乎都可以让少女迷恋,肉壁被拉扯到极限刺激着神经,痛感却转换成了异常的快感。
      「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随着男人的射精,滚烫的液体让女孩达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剧烈高潮,她的身子猛地向后弓起,一顿一顿的抖动着。
      哗啦——
      当男人将肉棒抽出的时候,大量的白色液体从艾娜的菊花中涌出,几缕红色表明她的肉壁不止被撕扯出一个伤口。首次肛交的对象就是如此恐怖的对手,艾娜根本就是在玩火自焚,然而药物的作用却让她迷失其中。
      「哈啊——哈啊——」
      艾娜大口喘息着,却马上感到小穴门口被坚硬的存在顶住。
      「不要,至少再给我点药,给我药吧!」既然不可能逃脱地狱,那幺至少高潮的地狱好过纯粹的痛苦,艾娜甚至根本不在乎连续用药会损伤自己的身体了。
      然而费斯托却伸手阻止了工作人员,男人非常喜欢看到女孩的反应,他要让艾娜牢牢记住处女膜破裂的瞬间,然后再混淆女孩的快感与痛感。
      男人站了起来,让艾娜单腿着地,上身趴在椅子把手上,另一条腿被高高举起。经常练习舞蹈让女孩身体柔韧性极佳,她轻松就做出了劈叉的动作,刚刚被注入的精液流到了少女的大腿上。
      女孩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恐惧感让她浑身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男人双手分别抓着女孩的腰部和抬起的脚腕,让她的小穴冲着观众的方向展示。大屏幕上映照出女孩下体的特写,也展示着她紧闭双眼等待处刑的小脸。
      男人不太满意艾娜的状态,他把女孩的脸扭向自己,伸出两根指头比划了一下双眼,又指了指大屏幕。艾娜明白男人是要求她看着自己被破处的镜头,虽然非常害怕,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艾娜抬头看着屏幕,巨大的肉棒停留在自己小穴门口。黑色的怪物上青筋暴露,沾染着黏稠的白色精液和少女肛门的鲜红血液。女孩嫩白的缝隙紧紧闭合,由于紧张而颤抖起来。黑与白的颜色冲击让人期待接下来的暴虐场景。
      费斯托用手指抚摸着少女的阴唇,高超的技巧让女孩迅速放松下来。男人将艾娜的阴道门口拨开,让龟头在小穴外面摩擦着。
      「嗯嗯嗯——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艾娜刚刚开始感到一些兴奋,下体就传来了撕裂的疼痛。少女发出尖锐的哭嚎声,身子用力顶起想要远离肉棒的侵袭。女孩没法用手扶稳身体,只是腰部搭在椅子扶手上而已,剧烈的动作让她从椅子上掉了下来,变成身体只有小穴和一条腿作支点的状况,这下反而更加凄惨。
      男人见状,立刻挺直了腰杆,拉起女孩的肩膀,让她下垂的左腿无法着地。
      艾娜的全身重量都压在小穴上,阴道缓慢的下滑将巨大的怪物一点点吞了进去,紧致的肉穴和剧痛引起的收缩让这个过程被拉长。
      「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别再来了啊啊啊啊——」男人稍微在少女的肩膀上施加了一些力气,就帮助下体轻易扯碎了女孩的处女膜。他本来可以让艾娜不用那幺痛苦,但女孩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实在让人想要欺负凌辱。
      突破薄膜的妨碍后,肉棒彻底畅通无阻,一路突入膣穴的最深处。少女的阴道已经被拉长至极限的长度,然而黑色的怪物仍旧有大半还没进入。男人的武器像钢铁一样坚硬,令女孩的身体不得不为之屈服,阴道内壁被撑开变成肉棒的形状,牢牢的吸合着。
      「不要了啊啊啊——」
      艾娜几乎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还在大屏幕上看着自己下体的惨状。
      少女的小腹都被微微顶起,恐怖的凶器隔着女孩肚皮炫耀自己的威武。不过这个时候背后的男人反而开始温柔了起来。
      「嗯嗯嗯啊啊啊——」
      男人轻轻的抽插着,将女孩的淫欲一点点勾起,就连撕裂的伤口似乎都麻痹了,不再发出无法忍受的疼痛。肉棒的动作渐渐加速,总是刚刚好能让艾娜勉强承受。女孩在品尝过初夜的苦酒后,又享受到香甜的回味。
      「啊啊啊——嗯——那里——好——嗯啊——嗯啊——嗯啊——」艾娜满脸潮红,忍不住发出了淫荡的声音,优美的声音引诱得台下观众欲火焚身。男人的肉棒每次拔出,都让女孩发出微弱的鼻音,红色的血液从两人交合之处流出,散发出淫靡的味道。当男人深深插入的时候,女孩又张嘴吐出呻吟,刚刚随着肉棒拉出的嫩肉被反推进去,小腹上的隆起让人感叹少女的容量。
      费斯托蹲下身子,把艾娜放在地上,双腿却被竖直提起。韧性极佳的少女腰部反扭,水平的上身和竖起的双腿组成一个字母L的形状。男人将女孩的双腿向两侧压下,让女孩变成一个屁股向上双腿劈叉的趴姿。
      「啊啊呀呀呀——」
      这个姿势对于艾娜来说负担不小,男人自上而下的攻击更是让她相当辛苦。
      撕裂的胀痛与性爱的快感轮流冲击着女孩的大脑,她的身下积起了一大片汗水。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看时机合适,稍微提起一点身子后突然将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下去。少女柔弱的子宫口被这一下彻底贯穿,还未完全成熟的性器被迫提前品味生育时才有的痛苦。艾娜身子疯狂的扭曲抽搐起来,悲惨的叫声甚至无需麦克风都可以传至整个场馆。
      「疼疼疼疼!求求你退出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破身就遭受如此过分的虐待,令女孩的意志被完全击溃,她拼命的乞求男人放过自己。艾娜感到体内的怪物慢慢收回,拉扯着自己的子宫都要离开原位了。
      「对对对,请不要再来了,呀啊啊啊啊啊啊——」少女显然不应该期望能被放过,男人离开她的子宫只不过是要再享受一次突破的快感。这次阻碍的力量稍微小了一些,让黑色的巨物几乎齐根插入。艾娜的子宫被拉扯到变形,带着女孩的腹部隆起一个圆柱形凸起。
      「嗬啊啊啊——」
      艾娜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性器挤开,剧烈的反胃让她吐出了之前的精液,放声嘶吼的嘴巴张到极限,小小的舌头吐露出来。女孩两眼用力瞪到眼球突出,鲜红的血丝布满了瞳孔周围,本已经快流干的眼泪再次大股涌出。
      费斯托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极强,他玩弄艾娜嘴巴和菊花的过程只不过是轻松的前戏,直到现在才真正开始全力进攻少女的阴道,男人的抽插不管是力量还是频率都远远超过常人,长期锻炼带来的体力让他几乎永不停歇。
      男人再次施展起技巧,混杂的快感让女孩的精神完全崩溃,高潮与痛苦连绵不绝的自下体神经冲入大脑,半个多小时的高频冲击仿佛有数千年一样长久。
      噗噜噜——
      「嗯嗯嗯——啊——」
      当男人总算是射出精华的时候,艾娜只剩下条件反射般的发出呻吟了,女孩的身体稍微颤抖了两下,就瘫软在地上。少女的瞳孔都有些微扩散,完全没有刚登上舞台时的神采了。
      几名工作人员重新走上舞台,一人领着费斯托去后台休息,其他人开始给艾娜注射药剂,振动棒塞满了女孩的三个肉穴。
      「先生们,感谢观看艾娜的破处表演,接下来我们需要一点时间让艾娜小姐恢复到紧致状态。各位可以按自己的喜好报名如何与艾娜小姐性交,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安排您的上场时间。请各位不要客气,尽情品尝,谢谢!」女孩的首次表演才进行了百分之一的时间,漫长的恶梦刚刚开始。

    相关小说

    友情链接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 2020 红袖小说网